(一)

20世纪的末了和21世纪的开始,发生了一系列全球性的事件。随着中国的崛起,旷日之久的美苏冷战转为近在眼前的中美较量。

因着ISIS被歼灭而刚刚消停一些的中东,在2020开年的第三天就因着美国斩首伊朗的苏莱曼尼,而急转直下,以致网上“核战”和“第三次世界大战”再次成为热点搜索词。因着伊朗被迫公开承认“失误”击落乌克兰民航机之故,伊朗国内的民意直转而下,从抗议美国暗杀转向叫其头号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下台。

美国这边也不消停,特朗普似乎并没有因其搅局东亚和中东而使自己在国内金蝉脱窍。就在写此文之即,众议院原本搁置的罢免案此时正式被提交给参议院。

然而,世界大战之火还未挑起来,眼见的环境之火就如火如荼地烧起来了,先是发生在亚马逊的热带雨林,而后转到美丽富饶的澳大利亚,而且一烧就长达四个月之久,无数的生灵涂炭,染红澳洲的清澈蓝天。再加上人的精神萎靡和经济的萧条,末日景观再次展现在人们的眼前。

(二)

看过“不是末日,胜似末日”一文的人还记得那个“第二只靴子”的笑话吗?想一想,很多人是不是很像那位一直等候第二只靴子“咚”的一声落下来才能安睡的房主。一个房子的主人,却被自己房客的靴子搅得鸡犬不宁。想不到的是,在他指出房客的问题后,其所害怕的第二只靴子已经轻轻落地了,而他还浑然不知。

由此可见,此等坐看“末日”突然降临、大祸盖顶的心态是要不得的。想一想,当人的头脑一直如此绷得紧紧的,以致无法进入当有的安息和警醒时当做的事,不知错过了多少宝贵的时光。

我们再以挪亚大洪水为例,挪亚不是因着得了启示而空等大洪水,而是因敬畏的心而建造了方舟,为那个世代的人保留了敬虔的余种。而当洪水过后,他带领人和动物出方舟,带进一个人与动物和睦相处的世代。这样看,大洪水岂不是一件叫坏事翻转的一件好事?

挪亚大洪水实际上是对人活在黑暗和恐惧中的一种写照,谁能在其中过了这道坎,谁就相当于上了挪亚的方舟,可以安然入睡,让灾难过去。

(三)

如果说不明就里的世人惧怕末日是有情可原的,因为他们不知道上天整体的旨意,但声称自己是光明之子,而且是出死入生的基督徒,如果与其他人一样恐慌,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受世人的影响,很多基督徒一直将世界末日与耶稣的再来连在一起,忘记圣经名言主的再来与撒旦被捆绑的千禧年美好时代息息相关。主再来是审判人间罪恶,带进荣耀的千禧年,一个人类梦寐以求的美好时代。人的灵性得到最大的发挥,精神世界再次被人重视并放在当有的合适位置上。当精神掌控物质的时候,岂不是人挣脱物质的枷锁,让物质再次成为人的奴仆,而不是人的主人之时吗?

而且,真实认识主的人,已经跨越了悲凉末日的那道坎,看到主再来的荣耀,已经活在了此荣耀中,也已经看到了主早已掌控了一切,即使让人细思极恐的所谓人工智能,都不再成为其看到主的权能之拦阻。

由此我们看到,当我们看不到乌云背后的太阳时,难免被暂时的黑暗所笼罩着。但背后的真相还是在那里,乌云和地球本身不能永远遮住太阳,也没有什么可以拦阻千禧年的曙光从东方升起,普照大地。

一鍵分享,感謝参与!

留下评论